您的位置:南昌大学海军国防生网>>首页>> 学员天地

思想认识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时间:2015-12-12     【打印文章】


 
南昌大学2012级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国防生 彭靓

 

在书海翻滚的日子里,在油墨飘香的岁月里,我沉醉。

自远而至的是一股野性的冲动,这种冲动渐渐化为一种气势,海水翻腾着撞向岩石,溅起一簇簇绚烂的白花,它们在半空中绽放,绽放在蔚蓝色的天幕上,更绽放在那一页页还带着海的潮气的纸张上,那是书的世界,拥有海的世界,海的翻腾,翻腾出岳飞的“笑谈渴饮匈奴血”;拥有海的撞击,撞击出高尔基的“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书的世界里真的有个海。听,岩石的巨响,涛声的回荡。

踩着松软的泥土,绕过一棵又一棵粗壮的树,到处都是树叶的沙沙声响,到处是叶缝里透下的缕缕阳光,永远不顾林外是怎样的场景,只听鸟儿婉转的歌唱,只要置身在这一片围绕的绿中,整片整片的绿映染了那一行行隽秀的文字,那是书的世界,拥有树林的世界,树叶抖动,抖出鲁迅的“百草园”。

书的世界里真的有片树林。看,片片树叶在随风摆动,株株花草都在向我们微笑。

下雪了,空气里是大朵大朵的雪花,那是世界最圣洁的一片,然而却带着些许忧愁与哀伤,瞬间的美好消融在冰冷的土地,雪模糊了伸向前方的视线,也模糊了泪人的双眼,模糊了李后主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模糊了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

书的世界里下起了一场带着伤感的雪,伸手,便是丝丝凉凉。

天边已是暗沉,然而却有那一处明亮的地方,一轮明月不知何时已爬上树梢,露出它那从远古带来的笑容。倾洒下的月光给相距的人一丝安慰,给失落的人一些信心。洒下的不止是月光吧,还有苏东坡的千古佳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书的世界里还有一轮皎洁的明月。抬头,便有一种欣慰与勇气。

书,我不知道你究竟藏了多少宝物,亦不知要怎样去维护你的纯洁,但我告诉你,我会一直追寻你美好的足迹。

 

只缘身在此庐中

南昌大学2012级测控仪器与技术专业国防生 郑磊 

   

    一株古老的枫树下,在看到满山红遍的瞬间,一曲高山流水奏出了伯牙子期的默契,刹那间的交融凝结成着千古不变的画卷。
    一片红叶飘落,虞姬一身红裳,用那凄婉的“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记忆毅然抹去误国的红颜。就像那片缓缓飘落的红叶,静静地以一己的美丽消亡在生命的舞台。日薄西山、辰光隐约,孤寂的寒鸦驮着艳丽的云装霓裳,野草随秋风簌簌。纯粹的信念,决然的眼神,似梅般傲雪的肌骨。
    凄美的鲜血与无私的挚爱浸染一身红裳,红叶沙沙作响,楚歌戚戚配乐,霸王无颜见的是江东父老还是虞姬之魂?多少个皓月当空的夜,清辉流泻沉淀了楚王的梦,利剑出鞘如秋水般怆然,在历史的记忆里刻下这笔辉煌而灿烂的壮丽叹息,那是深深的烙印,久久地,不曾褪色。
    跨越了千年的时间依然冷静地微笑,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时,有人在歌舞升平的世俗纷乱里,蛰居皇城把酒临风,万千心事纠结于眉头,郁结于心中,绚烂词章脱口于瞬间,一蓑烟雨任平生,踏雪飞鸿。
    一支清远的笛,一曲对荣华富贵的淡泊,他的灵魂没有因这世间的浮华而疲惫到需要苏醒。滔滔江水灌入杜康,熊熊烈火燃烧苇荡,烈烈东风吹拂清袖,滚滚浓烟弥漫天空,于是盘置青梅,一樽煮酒,一时多少豪杰。江山如此多娇,只见乱石穿空,拍岸惊涛霎时间卷起千堆雪。
    踏着轻盈的步伐,舞着悠然的旋律,任其风起云涌,任其履履难重,任其此恨无穷,归去无雨无晴成败任西东。船行如风,月影西斜,潮落夜江斜月里。一座小木屋掩隐在竹林中,俯视着江水。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秋冬去,春夏居。孤灯小庐青烟,江水竹林皆睡而他独醒。
    将晓未晓的落潮之际,两三点星火闪烁,如梦如纱漂于朦胧夜江之上,天要亮了。

 

 

 

“门槛”去哪儿了?

南昌大学2015级车辆工程专业国防生 刘子宇

 

如今,“作家”泛滥成灾。

纵观当今文坛,作家这一颇具人文情怀和诗意生活特质的职业,在中国传媒业娱乐信息文化的鼓动下俨然成为热门职业。

许多怀揣着“文学梦”的年轻人,提笔作诗作文希望自己这匹“千里马”能够遇上伯乐,从而轻轻一跃从鲤鱼变为龙。而我们的刊物文学出版商为了助燃文学热情,在“感动”之下逐渐降低了对文学作品审查的门槛,那一个一个未经世事的年轻人,便拥有了“新说作家”的称号。

诚然,出版商的好意我们可以理解。但是这些年轻人在一跃成龙后却缺乏对这份职业使命感和责任感的认知。在龙的位置以鲤鱼的姿态书写小资情调的文章。

殊不知,在旧时代的文人们需要经过不断的阅读不断的去体验生活,历经磨练,才能担当得起作家这个头衔。

余华的《活着》从福贵这一小人物历经家破人亡等磨难却依旧坚持活着的事,展示了在大时代下有许多如福贵一样坚韧的在这个世上活着的人民。偌不是余华在自己亲身经历生活的磨难去体会他人人生的坚毅之后,能有这样敲击世人心灵深处的作品吗?

“门槛”并不仅仅意味着对作家专业知识和艺术造诣的要求,更意味着一个作家对生活深切体味的高标准。

作家毕淑敏曾说“生活如同桑叶,需反复咀嚼才能酿出亮晶晶的作品来”不经历生活的磨练,就难以酿造好的作品。记得前些日子所阅读的野夫的《乡关何处》,里面的江河对母亲对家乡的追忆细致的刻画饱含深情的怀念以及对人生的思考。让读者体味杜甫那句“故人日已稀,依旧半为鬼”的人生况味。如此真切,只是因为经历,所以懂得。

从柳宗元的《捕蛇者说》到鲁迅的《一件小事》再到余华的《活着》,这些真正意义上的作家在经历生活“门槛”的检阅之后,将自己小我提升到大我怜悯众生的高度,从而用笔触及人们心灵的深处,以“龙”的责任感和尊贵感继续自己的使命。

周国平曾说“所有对苦难的借口都是娇柔造作”,那么如今中国文坛对于青年作家作品的“门槛”又去哪儿了呢?对于他们对生活历练的“门槛”又去哪儿了呢?所有的懂得,都是因为经历,而作家更是需要去感悟,去体会的一个群体。

人都说物以稀为贵。我们的“门槛”去哪儿了?我们真正意义上的“作家”去哪儿了?

 


相关附件: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免责申明 | 联系站长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2005-2015 版权所有:海军驻南昌大学选培办 南昌大学国防生工作办

通讯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学府大道1066号海军选培办  邮编:330031  电话:0791-83969323